吳宜霏/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總幹事

以「家長」之名反對性平教材入校園的風波,近日延燒到南部。一群有宗教背景之人士自組「高雄市監督不當教材家長聯盟」,用一份魚目混珠的「給我品格教育—不當教材退出國中/小校園」之連署同意邀請函,夾雜移花接木性平教育之不實文宣,策動不明就裡的在地議員與家長連署,並將於明日召開記者會。對此現象,最令人擔心的並非反同勢力的擴大集結,而是許多家長在缺乏正確資訊的情況下受到誤導,不僅個人被撩起不安的情緒,甚至在不同族群間挑起了仇恨與對立,影響學生受教權。

這一波被挑出來的抗議標的,主要是「多元性別光譜」與「性教育」教學的適齡性及教材內容。有人提出性別光譜不能太早教,應該等到高中後,避免孩童遭混淆性別,「被教成」同性戀。但事實上,在國中小提及性別光譜是以認識彼此差異,培養尊重多元性別特質的情懷為主,對於不同性別特質同學的懷疑、嘲笑甚至霸凌行為,早在小三小四就頗為常見。

2000年屏東高樹國中學生葉永鋕在廁所死亡、2011年鷺江國中楊同學因受性別霸凌而跳樓結束自己的生命,都是血的教訓,而那些霸凌者的性別觀念正是從小二小三、甚至開始有「男生女生」性別觀念後就逐漸養成的。我們當然可以根據學童年齡來選擇適合的詞彙與教學方式,但若主張高中才能教多元性別概念,屆時早已根深蒂固的過時性別認知要如何糾正?更別忘了,葉永鋕、楊同學,都沒有機會活到高中!

在性教育的部分,家長則有更多的不安,害怕孩子「被鼓勵」嘗試性行為。事實上,未成年懷孕、性暴力、性霸凌等議題,許多都是起因於沒教好性教育,孩子好奇自學的結果,學校、家長鴕鳥心態的共業。

國外很多研究也早已指出,小學時就給予正確的性教育,可以降低未成年懷孕、性病傳染、性暴力等許多問題。如果家長對於課程內容有疑慮,學校應在授課前舉辦課程內容說明會,或適當地開放家長觀課,讓父母有機會和孩子一起成長,成為教育路上的夥伴,而不是以訛傳訛自我恐嚇,再集體以過時的觀念干預性平教育。

我們可以理解很多家長受教育的年代,並沒有《性別平等教育法》,也沒有多元性別的概念,再加上部分宗教團體的抹黑與炒作,導致家長對性平教育內容的誤解與反彈。但今日孩子面對的社會一直在快速變遷,何謂適齡與受用的知識,也須不斷更新,而不是緊抓自己認知的過時知識與價值,企圖阻擋孩子學習新知的機會。如果老師教了性平教育、性教育,孩子就會「被教成」同性戀、「被鼓勵」發生性行為,那可能要去查明,講台上那位到底是老師,還是法師?!

但從這麼多家長的反彈與疑慮中,我們也可以看出《性別平等教育法》立法不能只著重在學校教育推動,也應多在成人教育與家庭教育下重本,讓家長們也能與時俱進。因此,我們要呼籲中央與地方教育主管單位,勇於承擔教育工作的責任與使命,為自己推動的正確政策辯護,並給予更多的資源,支持中小學校的性別平等教材發展、教師培訓與家庭社區教育,培養出真正符合性別平權國際趨勢的新公民。

 

延伸閱讀 ▸ 蘋果即時論壇投書(2017/03/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