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.11.16『鄉區校園性別講座』圓富國中入班宣講

當生命之難成為一種養分:職業律師的職場性別處境

文/戴綺儀(高師大性別教育所研究生)

本場宣講由高雄新知的李明燕律師擔任講者,主題從家庭、職場、經濟面向的交互關係,與一孝18名學生談論「執業律師的職場性別處境」。明燕以「今天幾點起床呀?」開頭,從一天經歷的事討論家長性別分工,把添購洗澡用品、洗衣服、接送上學等家事分別由男性或女性長輩處理統計在黑板上,同學們活躍地舉手參與,主動描述家庭狀況,並比較彼此的差異,例如討論煮飯工作時發生一段「絕對不能給爸爸煮,爸爸煮都吃燒焦的!」以及「反而是我媽比較不會煮耶」的對話。

 

特別的是,提到忘記東西是誰送來學校,大家一致快樂地說「那就不要了」,一名同學並補充「大家都去上班了誰幫你送」;提到洗碗槽的碗怎麼辦,同學表示「自己洗呀!」、「我們家沒有在自己煮的啦」呈現農業社區全體勞動的家庭結構,是全家成年人都需長時間勞動的。這個答案與預期得到資訊有落差的情況,提醒我們要注意對話群體,避免以中產階級生活經驗為中心敘事。之後回顧統計結果,發現未呈現刻板印象,講者表示「我發現這是越來越性別平等的年代了」,這時一個聲音默默碎念「一下平等,一下不平等……。」顯示學生對性別概念的想像仍過於扁平,彷彿有一個指標可作為正確答案來判斷性別友善程度,尚未理解性別的日常及複雜性,因此講者可避免以「性別」為概括性敘述,具體指涉「你們家的分工滿性別平等的喔」,並加入階級、族群、文化等脈絡討論性別現象。

 

在職場面向,從談理想職業開始,同學的舉例從常見的醫生、律師、廚師到髮型設計師都有,觀察中未發現發言學生生理性別與職業之間明顯的性別刻板印象,不過一位同學提到「空服員」之後立刻引出另一個選項,「護理師」,兩個高度女性化的職業基於性別想像被綁在一起,呈現出職業選擇分流現象仍幽微地存在。接著,講者連結到「哪個職業自由度最高呢?」試圖從工作跟家庭的平衡思考職業選擇,點出每個人都有家務責任,模糊化家務與生產的二元勞動分類。不過此時講師把錢跟自由度解釋為相互壓縮關係,這論述與學生家庭經驗——家人多從事高工時低工資的農業——有所出入,可能會使這塊討論成為個人理想家庭圖像的描繪,與家庭現況疏離。

 

延續著職涯選擇,明燕以「我很認真在職場拚的時候,要選擇什麼人格特質的伴侶呢?」連結到擇偶標準,此時學生們踴躍地提出想法並且互相回應,其中有A男同學表示「要漂亮」,B男同學回應「你這外貌協會,要善良的」;A男同學表示「要有錢」,C女同學回應「欸你對有錢的人這樣,那你以後要靠女人養喔?」;兩位男同學分別表示「要對岳父岳母好」、「對,善良的媳婦很重要」時,一名女同學立即複述並修正語法為「要用平等的心去對待『對方的父母』才對」等有趣互動,無論講者有無正面回應,這場演講本身就提供同學們討論的空間。討論告一段落後,講師以各位現在的學習除了為職業準備,也是為了家庭——不論單身或有家人的家庭——做準備作結。

 

課堂尾聲,話題來到講者家事案件的執業經驗,列出民法配偶權、通姦罪、遺產、離婚、小孩扶養權和探視權等法律概念給同學發問,並進一步提出「離婚時沒有工作的媽媽可不可以爭取監護權?」討論,兩方立場聲勢相當,講者才點出「監護權人可以是負責照顧的,由另一方出錢」以法律實務經驗提供同學思考。然後扣回前述議題,再次點出家務、職業、經濟安排的核心都是追求生活平衡,最後祝福同學們在選擇伴侶的過程中,不論性向為何,都能達到生活的平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