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?或非性?─談騷擾法治講座

文/符雅筑(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志工)

 

  高雄新知與鳳山婦幼中心合作,5月23日在岡山協榮里活動中心舉辦「性?或非性?─談騷擾法治講座」,並由本會理事吳惠玲律師擔當主講。吳律師準備了許多的新聞影片,還談到了在實務工作中所遇到的許多案例,為參與講座的民眾們介紹「什麼是性騷擾」、「遇到性騷擾該怎麼辦」、「和性騷擾有關的法律有什麼」等法律中的性騷擾概念。

 

  吳律師首先播放了幾則涉及對象皆有的影片,介紹目前在法律中,性騷擾案件主要分為一般性騷擾、職場性騷擾、學校性騷擾這三種類型。藉由各式各樣的新聞,律師向民眾們說明,在肢體、語言上感受到不舒服、與性意味有關的舉動,就有可能是性騷擾。而性騷擾案件的受害者並不限於女性,例如在校園之中,老師也可能對男學生性騷擾;而加害人也不限於一般人想像的「壞人」,像是大學教授也可能做出性騷擾行為。

 

 接著,吳律師說明性騷擾案件中,錄音、錄影等客觀證據十分重要,因為某些案件可能發生在隱密處,行為人如果一口咬定自己沒做,受害者也無法將其定罪。而律師也向大家解釋了「性騷擾」與「猥褻」在法律定義上的不同,提醒大家在法律適用上兩者的差別。在不同的場所(職場、學校)、不同的權力關係(師生、勞雇)、不同的時間點(上下班/課、休息時間)之下,都可能適用不同的法律和細則。

 

  有民眾提問,之前在新聞中看到校園性騷擾可以提國賠是什麼情形?吳律師回覆,在校園性騷擾中,老師做為公務員對民眾做出侵害,或是校園內設施故障,都有經由人本基金會提出國賠的請求。但是國賠申請程序較為複雜,多數人還是選擇民事的侵權賠償。

 

  也有民眾進而提問,那性騷擾的告訴、上法院會不會很麻煩?吳律師坦白訴訟的過程當然麻煩,尤其是辦案的警察或司法官可能在詢問案情的過程中,會因為性別意識不足或是辦案豐富以致麻木,讓受害人有二次傷害的感覺。揭發性騷擾可能需要非常大的勇氣,還要付出很大的時間跟心力。

 

  吳律師鼓勵今天參與講座的民眾,向親友宣導「發聲」的重要。除了是讓行為人獲得應受的懲罰以外,某些被害人即使感到不舒服,也可能因為沒有基本觀念,而不知道怎麼為自己爭取權益;或是因為行為人可能是上司、老師,而認為忍耐就會過去。但是一昧的容忍,可能也會讓更多人受害,也可能讓加害者得寸進尺。就像「#MeToo」運動也是從受害人的發聲開始,讓社會願意正視性騷擾的問題,還有不合理的權力關係。為自己的權益挺身而出,也是為了更好的未來社會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