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05年性別法律志工培訓】

「科技與法律蒐證」摘要

 

文/李冠霈(高雄醫學大學性別所研究生、高雄婦女新知協會志工)

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【105年度法律與性別意識志工培訓課程】進階課最後一場邀請到高雄地檢署檢察官鄭子薇談「科技與法律蒐證」。課堂一開始先簡單介紹檢察官處理之法律案件範圍,接著鄭檢察官以實務曾受理過「夫告妻通姦不成一案」為例,指出曾有男子在他人住宅裝設針孔攝影,欲拍攝自己妻子與他人發生性行為經過作為提出通姦告訴之證據,然而其使用之手段過程卻已成立刑法315、315之1妨害秘密罪之構成要件,使自己可能抓姦不成反而成為刑事被告,以此帶領學員討論關於家暴、性侵、性騷擾、財產等案件之蒐證方法及蒐證時應注意之法律問題、提供證據予法院或地檢署時之注意事項。
談到恐嚇案件蒐證時,鄭檢座提到曾經辦理過受簡訊騷擾之女性,應注意傳送對象手機號碼、時間、訊息內容;騷擾案件中,可以連續拍照跟蹤對象於自家附近定期出沒之頻率、找警察留下備案紀錄;性騷擾案件中,可以主動要求警方即時調閱監視器並記明筆錄;在強制性交及猥褻案件中,於第一時間至醫院驗傷、建議於七日內採集精液比對DNA,留存告知她人自己經歷之訊息紀錄或與加害者之訊息紀錄。鄭檢座以曾經辦理過受簡訊騷擾之女性為例,指出蒐證的內容應該包括傳送對象手機號碼、時間、訊息內容,以現場教導學員操作智慧型手機取證方式,包含截圖、下載來電錄音app。 
課堂後半段有學員針對先前鄭檢察官談到的通姦案件提問,訊問為何刑法十條五項已放寬認定,不限於性器相接亦不限於異性戀交媾行為,然現行通姦罪責僅針對非配偶之男女,而未對男男、女女做出處罰。新知總幹事阿飛回應,此迷思與現行民法尚未納入同性婚姻有關,在法律實務上不認為同性之性行為足以產生異性戀圓滿婚姻之破綻,故無論同性婚姻是否入民法、抑或刑法通姦罪存廢問題,都與我們的社會,對於主流父權異性戀價值之鬆動有關,也是新知一直以來期待志工們能夠帶著具備性別平權之視角,與前來尋求協助之民眾互動與交流。

 

7月21日志工培訓 6193